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猫的屋顶

屋檐下不能避雨的时候,就去欣赏屋顶上的风景

 
 
 

日志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2013-01-05 20:44:50|  分类: 猫咪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摄影师好友Sandy 左, 和化妆师好友Jaquie 右。皮肤被场记大哥修过了,拍片风吹日晒哪有那么水灵。

新年第一天试图写年终盘点, 憋了半天实在写不出来,很久没有动手,不知从何下手。 回头想整理过去一年自己做了些什么,做了很多, 自己也改变了不少,但可以参考的记录却少得可怜。年终总结像是我给自己的一份承诺, 也是给很多同怀期望的友人们的一份承诺, 仿佛是个标志, 告诉大家,咱们原来说过灯塔云云, 一切都在;咱们原来说过在路上云云,路在脚下。终于开始用回母语,写母语也就轻松了很多。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慢慢再来一次。 

之前我试着用文字记录自己从漩涡中慢慢爬出来慢慢站起身的过程, 我试图感受以前的感受,试了不到一万字以后发现做不下去, 因为今天的自己会用过来人的态度分析昨天的自己,当然我还是理解自己当时行为的原因,只是很难也不想再回到当时的情绪状态中去。 所以像小说一样的记录恐怕不行,恐怕只有慢慢理性分析了。 当然, 这是题外话。 年终盘点, 试试边看边分析。

一月, 从去年底的大病中初愈后开始认真的写感恩日志,自我整理。 在此也顺便推荐给大家, 不同的书籍或理论中都常提到,即心想事成之道在于心中常怀正能量。设定几个目标,每一天开始的时候重复自己的愿望, 晚上在今天的生活中寻找自己正在更接近这个目标的蛛丝马迹然后记录下来, 感恩。长此以往人会因为有flow感(大概能翻译成事情井井有条地进展着)而感到更多的幸福平静。 第二, 区分我的事, 他的事, 天的事。 我做好我的事, 他的事和天的事我不能控制,所以不要浪费我自己的经历在上面苦恼。 第三, 活在当下,再大的问题,再大的挑战, 用当下能做什么来分析之后总会慢慢化解, 压力会小很多。第四,与痛苦在一起, 推之与身体在一起。 当愤怒、悲伤、着急等负面情绪升起的时候, 观察自己的身体。 看这些情绪反应在自己身上什么地方, 比如咬牙、皱眉、呼吸急促、手麻、胸闷等。 放松能放松的部分, 剩下的, 如手麻、胸闷, 让自己平静地看着自己的情绪, 什么也不做, 也不逃避也不加强, 在缓慢的呼吸中与自己的情绪, 以及情绪在身体上的反应,在一起。 过一会身体上的气会慢慢消失, 我们能回到平静, 能做出理智的行为, 能感到平静的舒适。

在这些实践中, 年初的自己体会到了从没有过的平静。 十多岁时在寺庙里祈求幸福, 后来退而求其次祈求平静。 现在终于明白, 其实能平静温和的感觉就是幸福。需求被满足的温情与舒适物质条件带来的享受或许也能归类为幸福, 不过最持久最稳定的幸福是来自内心的平静。多年之后终于明白平静其实不是因为外界什么都不发生,最终给了自己平静的, 是自己。

跟Vivienne Tam品牌中国代理权的案子跟了一段时间, 可是当时的老板觉得现在在国内投奢侈品风险太大, 原因是他到国内来考察听说‘国内市场很不好’。我跟的项目在含糊其辞中被搁置,自己在公司里的角色当然也就蹊跷起来。不久之后,毅然决定辞职。现在看来, 老板放弃中国奢侈品市场的投资机会是比较大的决策失误,而我自己作为一个才从学校出来不久的外国人在美国敢贸然辞职也是过分冒险了些。在重压下开始重新寻找工作机会, 又一次的被所谓身份问题困扰。 多家顶级奢侈品公司都因为我需要办理工作签证而把我卡在了第三轮面试甚至上岗培训阶段。(所以我现在手上有好几家公司的上岗培训手册, 创业中可以好好分析借鉴一番)。 好在有年底以来的好心态与习惯支撑着, 虽然没有突破, 但是总有进展。前老板挽留不住说任何时候想回去或者需要帮忙只管开口,我想既然有一,就不怕没有二三。月底退而求其次开始在华人公司中面试,拿到后来在杂志的工作。

二月,时装周, 也是在新杂志上岗第一个月。 因为熟悉纽约时装周的华人凤毛菱角, 所以进公司后被派去跟时装周。因为上一届协助办秀,对时装周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 于是跟着公司一位资深摄影师一起(虽说资深, 但这位老师也从来么有去过纽约时装周)报道时装周。

三月,开始接手杂志内容。第一次上手主编给了八页内容。在小团队里面做事发现什么都得自己学。当然也很好地锻炼了自己的学习能力。 同时开始做双语品牌推广活动, 在国内多年的主持、演出与公共演说的积累加上初到美国时天天到中央公园读书,反复跟读奥普拉访谈的工夫派上了用场。从第一场活动开始效果就出奇的好,市场团队大喜,从此以后猛推活动,做一个成一个,成为了公司业绩提升的一大卖点。

同时, 在友人‘引诱’下搬离了名声在外却拥挤老旧的曼哈顿‘上东区’, 搬到了华尔街对面哈德逊河边的新泽西一侧,高楼眺望曼哈顿的天际线,高楼林立、终年不休。自己却也讨得一片清净。乘着搬家, 自己买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钢琴, 这么多年了,哎呀呀。 配合纽约繁忙而多元的生活, 弹肖邦的即兴幻想曲。

四月,准备新的内容, 我负责的版面被一次性提到十七页。 同时要求组织时尚大片拍摄。虽然我自己原来打野食拍过些片子, 可是有较大预算的拍摄自己并没有经验。 公司里也没有其他人能上, 于是硬着头皮上。组织过程中联系了服装周期间认识的各路摄影师、造型师朋友们求教,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在这些帮助中当然也有一个登峰造极的案子, 一个在纽约业界水平一般但资历不浅的造型/摄像师主动给我帮忙, 的确也帮我规划了成本预算并联系了摄影师。 后来却开始在行为上变得过分暧昧,并提出追求的要求。我在拍摄前一天严辞拒绝了他,他就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不断电话骚扰我和摄影师。 在拍摄过后跟所有参与方,摄影师、模特、模特经纪公司、公关公司等说以后不允许他们再跟我们合作,否则他将拒绝再跟任何一方合作。因为他在圈里已经二十多年,并且自己的工作室也跟这些人常有业务往来, 我起初除了觉得委屈,也有担心。但是危机公关重在把握时机,特别是自己方面在理的时候更是如此。你越是捣乱试图阻断我与业界往来的正常起步, 我越是要与业界建立强有力的关系纽带。 于是自己硬着头皮一一拜访相关人员, 在他恶意中伤后以职业化的面貌与对方淡未来合作, 并在无意间轻描淡写地澄清情况。出乎意料的, 每一方都表示跟我合作很愉快, 并很乐意以后加强合作。 我这次拍摄的团队后面成了很好的朋友。 摄影师还因为受不了这人不断的电话骚扰最终与他闹翻,相反,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因为为我们拍摄的这组片子而连续拿了好几个品牌的lookbook拍摄机会, 在我走之前他专门给我送行。团队其他方面也在后面多次愉快合作。 

这个‘捣乱’的化妆师在我对他冷处理初期四处歇斯底里,过了一段时间后也就没有了音讯, 再在后一次时装周碰到他,我还是礼貌地打招呼,他脸色很不好,之后说要我电话给他跟他谈谈,我自然是忽略。

再后来听说我研究生同项目的中国学妹因为在facebook上关注他对我的各种攻击慢慢跟他联系上,再后来成为了他的女朋友(两人相差至少20岁……) 再后来听说这个学妹经常性不去上课,精神状态开始不好,痛苦之余又无法分手。女孩是已经在上海工作六年的白领,费劲千辛万苦到纽约继续深造;男方是语言表达能力极强的单身离异艺术人士,能用一切办法让你觉得如果你不顺从他的意思你就犯了滔天大祸。摇头叹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只是可惜了我们这位活泼可爱的姑娘。愿她早日从漩涡中出来。

这个事情现在想来教会我两件事。一来,所有困难,无论看来多么恐怖、多么大祸临头一样的困难, 只要自己咬牙顶上去了, 终归会有出路, 终归会被克服。 面对的时候自己不断分析此时我能做什么, 然后做; 然后再分析这个当下我又能做什么, 然后再做。 终于会到自助者天助那一步的。二来,当然这也来自过去其他一些经验, 只是这次这个比较典型。就是年轻女孩在跟异性‘老江湖’们打交道时得小心拿捏大方地接受帮助与因为需求而依赖对方之间的尺度。如果咱们是饱满的、人格成熟的、或者再换句话说对方的帮助对我们来说是有则锦上添花,无也无伤大雅的话, 那么我们能够保持平常心去对待对方的给予。 自然也就能保持平常心去自我保护、去拒绝一些无理要求,同时这也更有利于大家关系健康地发展下去。而如果对方给我们的帮助让我们感到雪中送炭一样的温暖, 特别当我们在异乡、逆境之中得到这样的帮助时,我们就得小心了。 这不是说给咱们帮忙的‘长辈级’异性们都图谋不轨的,有的时候人家开始时真是单纯的一片好心。 可是因为人的关系是在互动中建立的, 很有可能我们无意间在互动中给了对方‘可以进一步’或者‘我很需要你’的暗示。 因为当我们大量接受关怀、照顾时,往往是我们内心的需求强烈需要满足时候。 这些满足感会让我们生出依恋感与崇拜感, 进一步慢慢演化出对亲密感的渴求。而当我们有这些渴求时,哪怕自己知道不对,自己知道不可能, 自己克制没有任何表现, 对方潜意识是能察觉到并相应的给一些回应。如果我们因为很需要对方的帮助或照顾,害怕因为拒绝对方或拉开距离会失去刚刚被满足了的需求,自己就很容易慢慢陷进去,做出一些有悖自己初衷的事情。这样的情况下, 对方如果本来单纯想帮忙,看你那么‘需要’他, 自然被尊感爆棚,也开始’喜欢‘你,进一步发展也顺利成章。 如果对方本来心中早已有其他企图, 在你那么需要他、离不开他的时候, 趁着你因为对他崇拜或依赖他时趁热打铁,自然也就把你搞定。 等你的需求被满足好了,自己成熟、独立的那一部分重新出现了,你崇拜他的那些光环退去了,所通俗点, 感觉不在了,再看,晚了。 所以说, 成熟饱满的女性容易得到贵人相助同时持续长久地保持这种关系与友谊。 反之, 建立在需求之上的友谊也好亲密关系也好,最终容易变成自己挖给自己的陷阱。 好了好了,move on, move on. 

五月:工作上开始有比较大的进展,工作量也加了不少。 之前跟谭艳玉的代理权一事虽然没有做下去,却跟设计师变得慢慢熟悉,帮公司约到了第一次像样的设计师采访。 活动不断再做, 公关公司不断在联系。一切发展都很快。 也就在这个阶段开始,年初时养成的早许愿、晚感恩的习惯慢慢被打破了。 加班开始成为家常便饭,因为正常工作日各式杂物很多, 所以开始养成周末到公司做其他编辑内容的习惯。相当于一个人周一到周五是公关经理/艺术指导,周六是时装编辑。朋友们的饭局、各色周末活动慢慢的把我给排除了。而我自己因为时间比较灵活, 常常连续干很久然后一次性休息多天。 一开始自己觉得这样方便我四处旅游, 后来慢慢发现, 自己生活的失衡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六月: 随着事业上不断’心想事成‘,我开始盲目地不断做更多的工作计划,老板也顺应着开始给我工作不但加压。 负责的版面进一步增加到三十页, 期间还包括大片拍摄、服装借还、公关联系、活动主持。同时除了服装板块, 所有其他版面重要英文采访也压到了自己头上。自己正式开始成为这个小池塘里的大鱼, 却也正式开始跟滚轮上的小白鼠一样连轴转。几个月来的忙碌、压力和生活不规律导致了自己饮食结构错乱(常常加班到九点才吃饭, 或者很晚休息晚上叫高热量的食物),相应的, 体重飙升。到六月中旬自己生日的时候恰逢一期刚截稿。 我攒足了一周的假期在纽约上周找了个偏僻的瑜伽农场自己静心整理。可是到了以后却感到强烈的不适应,一来忽然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原来活的如此孤独, 几百个联系人中没几个朋友; 二来适应高效、快捷、忙碌、多任务的自己真的很难一下调整到农场中yogee's(瑜伽迷们)一样的闲散清淡。 我看到别人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在草坪上躺着, 什么也不做, 就这么躺着, 坐一会做一些简单放松的瑜伽动作。 我心中居然升起了批判之心,不自觉地觉的想:“着不是愚昧地浪费生命吗?”。可是这几天的瑜伽之旅已经定好, 难以再做改变。也就只有这么接受,头一天练了三场室外瑜伽, 略微平静了些, 从第二天起里面苦行僧一样的饮食和严格的作息加上强烈的孤独感让自己感到十分不适应。回纽约,害怕压力,留在这, 害怕孤独。 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失衡了。

当然,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 在一些关键的点上总会碰到给自己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带来质变刺激的人。就在瑜伽农场, 我碰到了一位后来的好友,也是给我生活影响比较大的朋友之一。一个来自印度,住在硅谷,之前在西斯科做了几年IT后开创了自己的IT公司,创业团队的CEO把小公司做成了大公司, 之后卖了公司成为了职业风险投资人/经理人。意外的我们在一件简陋清闲的瑜伽农场碰到了, 同一天到, 我去过生日并求清闲。 他到东海岸来开会顺便小住并持续他多年练瑜伽的习惯。 于是开始结伴吃饭聊天桑拿种种。 第三天我决定回纽约, 他顺路开车载我回去。 路上我们开始聊各式创业话题, 说是聊,更多的是我问他答, 中途路过一个湖,大家一拍即合决定去湖里玩,于是两个陌生人租了条船滑到湖心,我自己自顾自跳到湖里游泳,他躺在船上喝啤酒,大家都很是悠闲。 现在想来, 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很奇怪怎么生出这种信任。 当然也要提醒重女孩们, 这种情况下还是谨慎为好, 要是碰到的是个不怎么正直的人, 在大湖湖心小船上,有什么事你就只能束手就擒。 当然, 话又说回来, 或许是瑜伽农场里那种清净的氛围, 大家吃斋,晚上念习印度教经文(我自然是听不懂), 让我多了些信任。也或许是在美国这些年来碰到的99%都是正直的好人。 无论怎样把, 事情这样, 但是不推荐。

从瑜伽农场回纽约的路本来四个多小时, 我们连上晚饭、游湖、堵车种种一共花了多一倍的时间, 却也持续的聊了八小时。 后来他去普林斯顿开会回来再次途径纽约, 我们又聊了一天, 过程中聊的几大主题。
1: 非成本决定论。他叫做ZBB (zero based on budget), 即不是我们有多少资源做多少事, 或者有多少钱买多少东西, 而是先想要做多少事, 或者要买多少东西,想清楚为什么要做、要买,  明确以后再想办法找资源。 这样思考的结果往往是, 很多事情其实根本不需要占用自己这么多资源, 很多事情看似没有资源不能做, 其实资源是可以找到的。这样让人在分析与决策时思维“crispy"(犀利,脆)。
2:在生活中做减法,见到零之后开始在每次必须的时候加一点, 如果是更新, 确保把旧的删除。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生活中很多不必要的繁琐步骤被省去了, 我们思维会变得异常清晰、敏锐, 而且效率会高很多。后来我把这一条发展成“如果不是必须要的,就必须不要(占用我有限的时间、空间、精力、财富资源)”。  
3:自我品牌打造 (Self Branding)。关于人的良好而特征明显的社会形象, 或者叫个人品牌建立。检测的方法是,如果别人在就会上介绍你, 他们会怎么介绍, 这个介绍词往往就是你的社会形象。 他距离说了他从一个印度口音浓重的工程师到被尊重的IT管理者的形象转变过程。 出乎我意料的, 这个做电脑的在特定时间居然比我们这些做服装的更在乎自己的形象。”没有一套纯黑的乔治阿玛尼不出门……说话尽量简单不做无谓解释“等等。这件事上让我一下体验到市场营销运用在实战中的魅力。还有, 如果我们真要打造一个出色的品牌, 先打造好自己个人这个品牌是基础。
4:听。 如果你听得足够认真, 你总能发现你所需要的信息。
5:不是关于你 "It's not about you" 或者叫做自我觉察。 即很多时候人们习惯自己主导,表扬自己、夸耀自己、哪怕是欲擒故纵式的过谦,或者助人为乐式的摆谱。 自我感觉良好/不好, 会阻止我们看到真实在发生的事情, 会阻碍我们全盘分析的能力。
……

其实这些道理自己都早就在各种地方或多或少的认可、接纳了。 只是忽然有人如此高强度而全面地总结出来, 会给人比较大的冲击。给人感觉需要行动。  当然他也给了我不少鼓励( 后来我才知道印度朋友见谁都是好话,描述什么都是极品……,我在时尚行业印度人不多一直感受不深,后来跟做金融的朋友一聊起来才发现原来印度朋友在国际友人间的口碑就是能吹)无论如何, 在当时来说, 这个人的出现和这些对话帮助我开始了新一轮的自我盘点与思考。短暂认识之后这位朋友回西海岸去了,大家作为好友不时联系, 互传些有意思的电音音乐等等。上天很有意思的安排。

7月: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把自己的精力超负荷使用了, 所以开始分工。 好在之前跟我一起的几个实习能力素质都不错(其实我们都是水品、学历、年龄相当的年轻人,她们能愿意真诚地跟着我干对我来说也是一份鼓舞,各位,如果你们在看,谢谢你们,大家做得都好极了),我开始学习如何把一个人品均能做到60分的工作分给几个人做 , 我把我会的教给大家, 让大家先做到60分(当然一帮天才少年们轻松地做到了,而且很多事情不考验智商,考验人品与做事态度),有些事情大家出乎意料的做到了80甚至90分。过程中开始找各式人员加入团队,我又一次回到团队建设、管理的角色上。一直以来跟朋友们交流、互相支持鼓舞的习惯让自己在调动大家工作积极性方面驾轻就熟,而真正在工作中确定角色以便即确定决策可以被有力实施又保证团队凝聚力,变成了新的挑战。时间太短, 只觉得自己学得不够快, 开始钻研管理学书籍, 开始从出色的执行者像合格的中层管理者过度。与此同时, 约见采访了安娜·苏,约见了纽约剧院栏目并找到东尼奖多次得主的制作人作为撰稿人。安娜的采访和纽约剧院这两件事我不时第一个连线者, 又是的, 有贵人相助帮牵上了线, 我们只是把线拉着实施了。

通过好友摄影师认识了华裔芭蕾舞家方钟静,她在大都会的演出十分精彩。艺术家特有的执着与有时让人感觉另类的灵性也很吸引人。 我们后来经常在她演出结束后在林肯中心旁边喝酒聊天到很晚,愉快而有深度的探讨。她分享着她少年时的艰辛,她的执着,她到美国芭蕾舞团后的生活、受伤、挫折、恢复等等。过程中我产生了帮她做一个拍摄加采访故事的想法。并终于在没有预算的情况下在众多友人支持下得以实施。

加上另外一组大片的拍摄,和找到知名美食家同意操刀撰写美食推荐板块。 内容开始变得进入西方主流社会。 

现在想来, 虽然一切发生得是光速一般,压力也相当之大, 可是这样高强度地锻炼把自己过去所有的积累在短时间内调动了起来, 办事能力、做事态度、学习能力、交流与激励能力、情绪控制……。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 一切顺利。

没想到快截稿前主编发话说版面不够要删减拍摄内容,两次拍摄几十人的团队,无数品牌样品,数百小时的努力,还有费劲心机说服别人写的专版,到最后一分钟被告知是废品。当时着急坏了我着组织者。我多次申请, 要求删掉了我一个人准备的页面, 愣是挤出四六页来刊登两次拍摄和美食内容。算是刊了, 也结束了。 专访放到网上了。 可是从此以后自己却再也不敢也不愿组织这样的事了。 也就是从这时起,自己发现为什么自己会成为所谓‘大鱼‘角色, 原来身边大多数同事都是有则有,无则无,随意不争取,得拖且拖的状态……。

这个事情现在来看, 要总结一条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道理。领导给员工下任务,放权不放权,谁有什么权,自己心里有谱,如果自己确定性不高的事情,必须要求员工在实施前请示, 请示一旦确定批准就不能随便改。要改也不能在各种资源已经到位、外部联系已经完成以后改。 特别是下属做得事情领导本身不熟悉的情况下,更是要慎用在最后一刻 ‘强行行使自己作为领导的拍板否定权’。这样变化无常的管理一来会极大地打击员工的积极性,二来员工处于无奈而对外界的出尔反尔最终损害的也是企业。 时间久了, 员工觉得憋屈不愿也不敢努力争取资源, 外界因为企业出尔反尔、企业员工怨声载道、领导者思路不清而最终会终止对企业的支持甚至合作,百害无一利。

还有, 生日畅聊之后我开始把自我品牌塑造和清理生活列上了日程。为了树立精干、高效、可靠、头脑清晰地商场女性形象。 我开始把衣柜化繁为简, 把家里和生活中不需要的琐碎事物一一清理出去。 开始削减自己的物语与生活琐事。 开始试着用及其职业化而精简的方式说话和写邮件。效果很好, 生活轻松了不少, 工作效率高了不少, 可是人情味也淡了很多。还有, 虽然分了工, 可是因为自己的心没有平静下来, 所以节奏没有变, 压力没有减。

八月:几个月的努力开始在业绩上显示成效。企业在业界的认可度开始有显著提升。与我们合作的品牌,接受采访的名流水准开始大幅度提高。这时的挑战是, 随着内容水平的提高,与合作商家档次的提高, 拍片道具服装、珠宝的价值开始飙升。开始有价值几十万上百万美元的珠宝。还有去外景拍摄团队安全、景观保护等等都有风险。 我们提出买保险,老板因为没有买过过,又拒绝找法律顾问,要求我们去了解。了解下来觉得贵,版权险不买,责任险选买。 把任务教给行政,行政说不知道买什么, 推回给编辑, 编辑没有财务支持报回给老板……如此往复。当然最终算是买了一次,而因为部门后方部门推诿,极大加重了前线人员的工作负担,士气大减。

这里再总结两条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道理。 一,在新的环境带班子玩游戏,要团队一起学习游戏规则, 如果班里有人学得快,甚至已经能适应新规则了,就应该及时放下架子跟着别人学规则。 规则学好了,实力才会增强,游戏才会玩得好。 千万不能因为自己在老的游戏里面万的出色过就觉得自己的游戏规则是最好的,或者只有自己学会了教别人才是唯一的方法, 别人学的都是歪门邪道或者无关痛痒的事情。 就在国外做事需要版权、意外伤害等方面的法律保护一事, 我们在外租器材、在外拍古建筑, 如果有保险只需保险公司一份传真送个保单就能解决的事,因为领头人在中国做事没有相关意识与经验,让下面的团队来回几十封邮件与对方联系了近一个月要批文, 器材租赁押金数万美元……。  二, 什么事属于那个部门就得要求那个部门负责到底,哪怕第一次不行,也得负责到底。 如果那个部门觉得部门内任务无法完成, 那么要么他们工作效率太低,得提升能力; 要么他们工作态度有问题,得调整士气或者调整人员; 要么你给的工作量不合理,减量或加人。你让带孩子的出去帮忙打猎, 那孩子死了谁负责? 创业企业常常出现能者多劳,什么都能的就什么都管。船小是该灵活使,可这并不意味着就应该一直这么凑合。 一旦可以分工, 就要把各个部门权责明确,否则时间久了能者会心力憔悴而开始推诿,不能者因为觉得能者会做的也推诿,再久就成了不戳不动, 戳了找借口还是不动的结果。

这是生活简化, 基本完成。 我开始终日只穿黑色, 出去任何与工作相关的地方开始明显得被尊重, 效率很好, 责任很大,熟人很多。 个人生活, 基本没有。

九月:又到时装周, 一如既往,看秀采访。在实习同事的公关支持下有几十场秀的要去看。 过程中有几场秀争取到了摄影师席位与后台采访通行证, 在全世界上千家媒体击破头皮的纽约国际时装周,如此一票难求的情况下, 老板为了省预算, 打着自己人好用的旗号派了老熟人去拍摄。结果连续错过多场秀, 最登峰造极的一天摄影师居然没有带相机……。 为此, 整个2013纽约春夏时装周图片基本全军覆没……。当然我们可以找品牌要图,可是在没有专门公关部门的前提下, 这样的工作量需要加顾一个全职。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道理。自己好玩的朋友,不一定是自己能用的精兵强将。特别是这种跟老板关系好的‘元老’,‘元老’不想动可以直接推诿, ‘元老’犯错误连老板都得给他三分面子,员工自然使唤不动,出问题汇报不了,更别提解决。最终损害的, 是老板和企业本身。

服装周结束后紧接着东西海岸三个活动。其中两个是需要多方衔接、准备的较大型活动。飞来飞去。  前面几个月的活动中,老板一再强调自己惜才、无为而治、依赖团队。可慢慢地,其他端倪开始出来了。 活动中因为自己又是主持人,又是翻译,总是那个活动的‘脸面‘,有时多少有些抢了老板的风头。特别活动结束合影时,对方对合作满意总是喜欢把主持人放到最中间去照相(天哪,合影第一排靠中间这个位置我从十来岁的时候就站到现在了),却没有发现总被挡在身后的老板慢慢开始略微不快。在后面的一次活动中忽然剔除了所有有我的照片。我自己没有感觉, 就知道活动很成功, 大家很高兴。 倒是在大洋彼岸的妈妈发现了给我提了醒, 我这才发现其中蹊跷。在后面一次活动结束合影时我让老板站中间,自己到边上蹲着, 从来推让三分的老板二话不说就过去了。 我这才感到,哎呀, 自己神经也太大条了。 同时,跟了一段时间的一个得力助手,被掉到老板身边做助手, 去了一个星期,走了, 原因是家中要求跟男朋友一起回国!!??我知道那姑娘想方设法在美国找各好工作……。  老板从外地找来的新员工准备接替我的一部分工作, 我一开始喜出望外,觉得在同一方向终于有同时并肩战斗,可后来在工作中,在最后一刻被要求全力配合新同事,而且是在一件已经对外联系好的团队项目中全力配合新同志指挥。这下好了,我是退下来让人家指挥,可是我组建起来的团队乱作一团, 后来反复纠缠返工……。那时我意识到,老板觉得我影响力与负责的事情太多了,准备压一下, 又不便直说。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道理, 第一, 不管老板表现得如何谦逊有加, 如何退让三分,自己永远得留着心眼。有意无意抢惯了领导的风头,堵枪眼的时候没准你就是那个被推出去的。顺便发挥,能找到一个真正不在乎领奖的是不是自己,只在乎把事情做起来的领导人,是天下做实事者的大幸。 而立志做事的人, 如果能真正不再在乎最终成绩算在谁头上, 往往什么事情都能做成。 第二,阶级斗争都是从领头的地方开始的, 领头人开始有意识的用阶级斗争控制权利,下面的生产力就会被极大减弱, 员工阶级斗争,好员工不干活了,赖员工耍嘴皮、找借口也能活的好好的。 原来用在怎么提升业务上的聪明才智现在用来斗争别人、结实亲信,分清派别, 站好队伍……。 大大损害企业。 企业文化最大的负责人是领头人,领头人肚量有多大, 员工发展空间有多大;领头人思路有多清晰,员工效率有多高;领头人方向有多明确,员工成长速度有多快。反的,这就不说了。

十月:企业在业内形象继续稳步提高。圈子里面的朋友开始认可我的角色了。 而同时, 同事之间开始越来越多的听到负面声音。 短短几个月能干的人都走了,那个要来分担我一部分工作的同事也走了, 最可笑的是她本人说的是她不太想来,老板要说服她来, 老板说的是她特别想来老板不要她来……。 你看看着阶级斗争乱的。 团队里面开始出现这种情况, 危险。公司业绩在不到一年中翻了三翻,我于是试探老板关于正式讨论待遇问题。 第一次, 推诿, 第二次, 推诿。 动摇了, 多好的个事业啊……。 

吸取上次的教训, 这次开始先多找几家下家在做打算。 于是我开始狠心放下自己不吃不睡日以继夜奋斗打造的小平台,开始寻找其他机会。其实在过去的这半年多来多家合作伙伴与我联系询问跳槽的事,本着对老板与团队赤忱的红心, 咱们一一拒绝了。 现在一问一面试, 一周之内拿了三份工作。想雇我的,都是与我共事过的。

正在准备选择的同时,家父事业合作有变,邀我回国共同商讨合作变动问题。近一两年来,与父母的沟通慢慢回复了正常,跟妈妈说些家常, 跟爸爸说些事业, 虽然要分开说, 可是慢慢角色回复了。 探讨中父亲开始尊重并接纳我的声音, 甚至在一些重大决策中会寻求我的意见。于是在月底基本忙完工作之后, 我回了趟国。 

回国与父亲聊及创业, 那些年歇斯里地痛苦挣扎之后, 咱们各忙各的使我们多年来默认的共识。 近年来我们互相会给对方做一些决策分析,却也从来没有表示过要干预互相的事业。十月回国,一周的行程跑四个城市, 跟们没有时间倒时差, 一回来就开始做市调, 紧接着就陪父亲上谈判桌。事情倒是进展顺利, 我也第一次询问回国创业的可能性。 谁知道多年来自觉孤军奋战的父亲听到我有回国之心喜出望外, 开始说服我回国。 我去续签工作签证(这来之不易的工作签证啊!留洋找过工作的孩子们体会应该很深刻)当晚, 父亲电话说他卖掉了他过去公司的股份, 期待我与表哥加入他共同二次创业。他奋斗了十年的公司啊, 还有, 父亲从来没有跟我开过这个口。

同时,我开始与各式友人聊及回国的可能性,无一例外,全部唱衰。回到美国,几份工作接不接得给人家公司答复。媒体工作还没有辞去,原来再三要求讨论待遇都避让不谈的老板听说我可能要走,立即提出工资翻倍(不开玩笑, 翻倍),并且立即准备支持我的绿卡申请……呵呵。

十一月:美国东岸飓风,一半曼哈顿瘫痪。这是发现原来有不少朋友记得我, 邮件电话询问安好。 我因为从北京飞纽约的航班延误而折腾回了昆明。 这下,积蓄已久的疲劳加上对时飞行不倒时差后连轴转地工作终于把我压垮了。 病倒。病还没好,航班已恢复, 赶着回美国。

在美国,回国?不回国?作为女儿,我问父亲, 父亲说他很是难得为我下这个决心, 知道我奋斗这些年好不容易走出去, 在外面生存、进而立足更不容易,他也觉得可惜。 作为期待合作伙伴的老板, 父亲有很希望有可以信赖,有国际背景,而且能力较强的员工加入他的初始队伍。 特别是他破釜沉舟出售所有股份以后。

我记得我在哈迪逊河边看着曼哈顿的天际线,想着给自己设立的三年的目标。照我设目标的习惯,自然是个现在看来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可是因为从我成年那天起,我设立的每一个目标,无论当时看来多么不切实际遥不可及,最终都实现了,于是我也就习惯性地提高两个档次定目标。想着这个目标我忽然意识到,如果留在美国打工, 我能有较高的年薪, 在曼哈顿有光鲜的工作,穿戴一线奢侈品,走在世界最前沿,结识很多的优秀年轻华人和世界各地的友人。周末可以学帆船,假期可以去海钓,过马路不用小心看车,几顿饭钱就能买一台iphone……。 可是, 三年过后, 我只能是个打工的, 我的目标变得遥不可及。 回国, 可能会死的很难看, 或者起码可能第一步就摔个人仰马翻, 但是起码, 我有机会。就因为这个机会, 这个达到愿望的机会, 我就值得一搏。

我看着曼哈顿的摩天大楼, 心想, 我还小, 我可以去闯, 我可以勇敢。在美国有句俗语说如果你能在纽约生存, 你能在世界任何地方生存。 我想, 在我如此缺乏经验、人脉、经济支持的时代都能在这里立足,并且最终赢得尊重与选择余地, 在任何我想回来的时候, 我可以回来。 而且, 再回来的时候, 定时另一番景象。 

于是, 我选择了回国。 辞职, 推掉了手上是三份工作, 其中包括两家一线女装奢侈品品牌, 包括与我三次失之交臂的Burberry(后来我妈开玩笑说:”你命中不带,没有办法“ 呵呵)。

月底, 我决定游轮去我的美国告别之旅。(如果不时因为冬天太冷,我一定要么开车穿越美国, 要么去阿拉斯加)最终选择了游轮去波哈马斯(美国与古巴之间的中美小国)。从纽约港出发的巨型游轮开始在大海上漂荡。 我一个人在上面略显突兀。情侣,老伴,家人,孩子,朋友……。慢慢南下, 到福罗里达停靠时,我一个人去了迪士尼乐园。到一个私属中美小道上停靠时我带着防水ipad一个人听着音乐去海里浮潜。在海上飘了四个小时,跟各色热带小鱼一起游泳。这样的自由,又是一种新的体会。 在波哈马斯,乘船去潜水,自己在当地餐厅平常腌制海鱼,自己逛街……。回程的路上我一个人爬到甲板最高一层的船头, 看着前方的大海, 听着新版艾薇塔的录音,那首'High Flying Adored': “You don't care if they love you, it's been done before.  You despaire if  they hate you, you'll be dreained of all energy, All the young who've made it would agree."  谁人与共。 

十二月: 回国。客观的说,文明程度的差异显而易见。回来以后马上又大病一场。病了半个月,刚好,开始跟父亲见各式可能的哈做伙伴,这是我才知道, 他所谓创业计划, 现在其实还没有成为计划。 因为我自己崇尚做事专注, 如果我们在选择时有超过三个重点,那么我们就没有重点。 回来才发现, 新的创业计划还没有重点。于是开始了第一次考验,整理中心。 同时, 虽然国内资源被在外面多, 而加入家族企业很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区分角色。 如何能让老子知道工作中我们是合伙人,我反对他是处于对公司决策负责,着并不代表生活中我执意他是老子的权威……。 类似的人情关系梳理, 是回国, 也是家族企业的第一要务。

安静地在家呆着,因为自己还在思索与整理中。知道很多亲爱的朋友在这里, 却迟迟也没有出去与大家见面(世猫会的众姐妹们,看到的时候请谅解,大家知道如果我安静的消失了, 必然是因为有状态需要整理,给我点时间。但是脚步不会停下。大家仍然是多年来的支持与牵挂)。

一边思索, 一边摸索着如何能把自己这些年来习惯了的独立带回来, 即使回到家乡,也不让自己失去着难能可贵的自主性。 于是我开始找房子,准备搬出去。同时,我回观自己这一年的过程, 发现自己在平静中,失去了平衡。 以前生生死死, 让我有了任何人任何事都再摧毁不了的勇气;家庭、情感变故让我拥有了出色的同理心;去年大病让我知道健康的重要;今年这工作狂的一年让我在二十多岁的’事业幼儿期‘就明白了平衡的重要。 所以我开始在父亲晚上十点还要继续开会讨论的时候喊停, 所以我在家中饭桌上拒绝谈工作, 所以我要求自己给自己时间生活, 除了工作, 还有生活。 


这一年, 我无法再用充实来形容。年初我学会感恩地幸福。 年终我开始学习做减法, 并且削减了自己的物欲, 年末我了解了平衡的重要性。 还有这么多这么多的收获, 来自别人的指点, 来自书本的精要, 来自自己的思索。 比起这些, 其他所谓里程碑事件, 其实都不重要了。 


同时,这也是我几年海外生活的一个段落(我没有说终点)。 回头看自己的成长无法一一细数。 或许以后有机会再说, 也或许就由它去吧。 但这里有些人, 我必须要提。 

在美国这些年:

给我帮助很多的K( 不管你会不会看到, 有没有这个地址。) 我十分感激他的帮助, 哪怕后面的日子开始有负面的东西出现了。 可是第一, 在早期他给了我重新生存、立足下去的勇气和鼓励。 一如既往地给了我很多帮助。 第二,在后面的日子里, 虽然因为控制欲出现而产生各种负向情绪, 可是在这些情绪中, 我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我看到了自己的软弱。 当然, 我要求自己成长了。 虽然或许这不是他的本意, 但是我成长了。 感谢他的支持。 

改变了我感情模式的Sage。我估计他是肯定看不到的。 但是我们坦然淡薄的恋爱方式,(虽然也不是最佳方式)帮助我摆脱了过去极其依赖的感情模式。最近在往上看到新女朋友对他体贴有加,我发自内心的开心,为他祝福。他说我们太相似、太骄傲,都需要别人捧着才能过活。呵呵,现在想想或许不无道理。看到他找到一个适合他的人, 作为一个关心他的老朋友,很开心。 

我事业的启蒙导师Jeffery Aronsson。一个偶然时间我们认识, 他在一周一次一小时的会面中通过不断给我提问题、下任务听汇报的方式,引导我理解了自我学习的力量, 摸索出了通过自己思索解决问题的能力。 同时被他的鼓舞(他曾今是多家顶级世界时装品牌高管,其中包括DKNY与Donna Karan president, Oscar de la Renta CEO等)还有宝姿前美国总裁鼓舞。 我开始有信心与美国主流社会高端认识平和而自由地交流。

帮我思维整理成系统,不吝分享的印度友人Seenu。他的事业、人生哲学帮助我重新整理了生活。 帮我扫除了过去被物欲控制的缺陷, 让我放开了思维, 简化了生活。

我后期事业上诚挚的朋友,Jessica Chen,几位约稿编辑, 和我所有的实习同事们。 她们的工作能力和热情让我受益良多。谢谢大家。

很多摄影师与化妆师与模特与公关界的朋友, 我知道他们不懂中文也一定看不到这里, 但是我感激他们, 为自己感恩的心。

还有很多人, 怎么说呢, 没法说。只能说谢谢你。

我感激大海,我一个从山里走出去的孩子, 从来不知道海的魅力。 现在我知道, 除了最高的高山, 还有最广的海洋。自由、接纳、与包容,是一种境界。

我感激纽约市, 一个混乱而有秩序的城市。那里有我一段青春, 有我的朋友。那里有许许多多我热爱的剧目。有我有特殊感情的林肯中心, 从她的古典音乐到我的毕业典礼到纽约国际时装周。 有大都会博物馆, 馆里面的梵高和莫奈,麦田里的松树, 哎呀呀, 这幅画的原作。 还有中央公园, 松鼠,长椅, 我曾经每个早晨读书晚上跑步的身影。太多太多。

走过一个地方, 理解一个地方, 爱一个地方。无论他是一个城市, 一座小岛, 一片森林,还是一个国家。欣赏美国,不时崇洋媚外, 她有她的美与丑, 选择回国, 也不是赤化教育不赤化教育, 她又她的优与劣。  没有批判地接受与欣赏, 哎呀呀, 又是一种境界。 

如同我爱昆明, 爱成都, 爱北京, 爱厦门, 爱拉萨, 爱珠峰,爱峨眉……。 我也爱纽约, 爱加州,爱黄石,爱基韦斯特。 这次不同的是, 离开的时候我没有离愁,回来的时候我没有感慨。哎呀呀, 境界, 都是境界。 

老话, 要多表扬自己。 :)

能看到这的, 绝对是铁杆中的铁杆, 谢谢你, 亲爱的朋友。 

这一次, 我要开始一段新的征程, 大家加油。

下面贴图, 东西太多没法一一发, 贴一些给自己做个纪念。难以免俗。(还有所有名流照片均涉及肖像权,未经允许请勿修改转载)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的确喜欢谭艳玉,坚强而温和的香港女性。谢谢Vivienne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纽约时装界无人不知的角色,她因为在MK发布会上一次以为决定创办纽约时装周。 Fern Mallis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纽约华人总商会会长John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夏雨大家都知道把, 我要晒晒我那恐怖的因为熬夜产生的熊猫眼。 还有,后来看发现自己怎么跟帅哥拍的合影这么扭捏呢……。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无数无数Tony Award的得主王牌剧目制作人Daryl Roth, 待我十分亲切。 这一类人接触多了发现成就大到一定程度的人大多非常谦逊。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安娜苏是另一个谦逊的典范, 同时, 安娜本人充满了downtown的潮。 后面那位咬着手指的哥们是安娜的香水PR负责人Walter, 安娜多年的簇拥, 也正式因为他的帮助与支持, 我得以多次参加安娜的活动并结识安娜本人。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我,前世界小姐冠军夺主Wendy, 以及作家虎妈 Amy Chun。 他们都出了新书, 我们出了新刊。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MaxMara 美国总裁(左)与北美销售总监(右)。这类的人结实了很多很多,不一一贴了。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在福罗里达州拍鳄鱼,被围观了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各种模特 我旁边的是好友美国小姐Brittney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现场,因为拍摄这条谭艳玉的绝美礼服, 摄影师后来被指定拍摄谭艳玉的lookbook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另一次拍摄, 摄影师是我在Parsson's的老师,现代艺术家和摄影师Richard。 他的作品被MoMa等艺术馆馆藏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现场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现场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与大师光影大师Aurora Crowly合作的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请勿转载)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与大师光影大师Aurora Crowly合作的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请勿转载)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与摄影师Marc Tousignant合作拍摄名模Eric (版权属于作者请勿转载)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帅哥:)那次做造型层叠好多, 累死咱们了。(版权属于作者, 请勿转载)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花痴~~~~~~~~~(版权属于作者, 请勿转载)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各式T台, 看了无数,这是我的片子, 喜欢随便那去吧:)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各式T台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各式T台。 跟各色摄影师合作时间久了, 自己就不好意思再把自己那点小作品拿出来显摆了。知道厉害了LOL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最后是活动照片。 ……这些惹事的照片站位啊……想想也好笑:) 

盘点2012 关于感恩、减法、与平衡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结束。


也算是给自己, 给大家了一个交代。


 安
  
  评论这张
 
阅读(17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