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猫的屋顶

屋檐下不能避雨的时候,就去欣赏屋顶上的风景

 
 
 

日志

 
 

纳木错——人【图】  

2009-12-20 20:58:31|  分类: 猫咪流浪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紫猫出行15。其实我自己也觉得以地名命名的照片全是人有点奇怪。但是这些人真的只有在那个环境里面,才让人如此真实地体会到他们无法磨灭的存在感。像这个转经的妇女,她的存在并不醒目,她指示着一个方向,醒目的是她之后湖之前的经幡。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这个画面中,我无法摆脱那种无力、逃离、孤独、却别无选择地被融合入一体的印象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这个姑娘只在一瞬间在那里驻足,默默很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看见相机就拿头巾遮住脸跑开了。没有时间看取景器就按了一通,后来看来看去,那些后面不虚焦的直视或逃跑的都没了当时的感觉。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她走向公路的一瞬间,我很好奇她的脸……当然这个好奇会一直这样下去了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他们正从湖边回到峭壁下的小喇嘛庙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而她只是一直站在那里面对湖水反复的念诵着。我默默地路过她身边,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止用喃喃几乎无法辨别的声音说着什么。当然,我相信是某一部藏语的经文。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他一直缩在那堆石头里面默默一下一下地雕凿那些玛尼石,什么话也不说,把烂熟于心的颂赞变成石头上的贡品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当然,纳木错的人早已不再那么封闭了,虽然那里海拔很高住宿艰苦,但是接连不断地旅游者,包括有些在那里住下的游客,还是给了这些曾经几乎与世隔绝的人们很多接受外来事物的机会。年轻人开始不再穿藏袍而是夹克,无意中看到这个拿卡片相机拍照的人,身边戴墨镜的本地人,和身后年纪稍大好奇的中年……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顿珠多杰和他的朋友,那天我一个人在湖边溜达碰到他们骑摩托经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藏族朋友很有亲切感的,他们路过的有一瞬间眼神交错我就点头笑了笑,然后他们过去了。我继续等着最后一丝光线,画面中前面那个又骑车折回来了。随便聊聊,知道他是在那里驻守的消防战士(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怎么明白他到底具体是什么兵种),然后我们一起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抽烟,然后顺着河滩走了一段,一边走他一边捡些小石头给我,告诉我灿烂的石头在水里有最美的颜色,那些石头我一直背了几千公里。

天黑以后我们到多杰朋友家开的小店去吃饭,却发现同行的人里面一个超级摄影发烧友和他的一台单反一台胶片机几只镜头一起消失了。在那样的海拔(那里的海拔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千七百多),时间长了找不到人是很可怕的,如果他一个人拍照的时候高反了……。顿珠多杰又主动带着我们去找他,还承诺明天在卡哨上班前带我们走走环湖的路线。最终,当然我们的同伴找到了,他只是舍不得最后那一丝光线并且走得太远,而次日我们也没有去环湖,因为头天晚上我们大家不顾死活地在那个海拔上和藏族朋友们喝得酩酊大醉,店家找来他最好的朋友,听说我喜欢藏獒跑数里去抱他妈妈家里的小狗给我看,中途还溜进来几个裹着头巾不会汉话并且及其害羞的姑娘。大家在那件藏式的小平房里面载歌载舞,只可惜都喝醉了,桌子上花色繁多一大堆相机,可最后除了“到此一游”式的合照,谁也没能很有技术性地记录下当时那种感受。不过,不记也罢,记了就感受不到了。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左边是同行的当年的老兵老蒋,右边就是那个把我们带到这来的小兵多杰。他们是最先最吹得来的,吹得来到一小会多杰就跑出去不知从哪变出几条哈达一一敬酒给我们带上。顺便一说,这张照片上多杰看来很时尚呢,还有他一再叮嘱不能照到他部队里发的迷彩裤……,不容易呀。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老蒋左右分别是店老板和他的大儿子,大家都喝多只有老板家大儿子滴酒不沾,他们用藏语解释我们听不懂,后来就干脆用汉语说成,“因为佛,愿,佛”双手合十比做拜佛状。

纳木错——人【图】 - 紫猫的屋顶 - 紫猫的屋顶

这就是那个照相烧到不愿回来的同路,不抽烟不喝酒的他那天一反常态,大喊着这样的经历这辈子可能也就一回了,他身后是老板和他的女儿。

当天晚上醉酒、高海拔、下雨、寒冷加上外面在我们体力不支睡了以后还在继续喝酒聊天的藏族朋友;虽然头天晚上年轻的顿珠多杰为我们每个人铺好了床还一再进来看我们盖好没有,次日醒过来的时候大家都满脸疲惫。走的时候老板硬是不要我们的钱,我们硬是要给……。很多类似的事,走了以后想想这样的事或许真的难得碰到了。

 

短暂的,深刻的,纳木错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